山东长河古典医药有限公司
SHANDONG CHANGHEGUDIAN MEDICAL Co.,LTD.
站内文章搜索

抗菌喷剂

(长河古典抗菌喷剂)“烧敷康”喷涂剂研究

山东省科学技术协会(250001)孙长河山东省化学研究院(250014)关绪贞


摘要 “烧敷康”喷涂剂系依据清代著名鲁医孙香遗著《寒庐秘录》所收载的《洗冤录》•五绝救法,治疗疮疡痈疽、斑胬丹疹重药――灵砂丹经典处方,剔除金石类 药,巧配对药,采取化学手段探索,将丹剂型制成外用真液喷雾剂。研究过程中,动物实验发现:该剂不只局限疮疡医疗而对烧伤医疗也具独道之长;经临床验证, 其疗效均优于现行烧伤治疗药物;尤其临床中施行喷涂敷药暴露疗法,效果更为显著,这一发现启迪了烧伤临床新思路。

主题词烧伤中医理论喷涂敷药暴露疗法“烧敷康”喷涂剂实验研究临床观察

1、 序言

 “烧敷康”喷涂剂具有清热解毒、活血化瘀、祛腐生肌之功效;适用于烧伤、创伤,急慢性皮肤溃疡,术后感染创面不愈合症(对手术后刀口的辅助治疗效果尤 佳),深部脓疡及陈旧性肉芽疮面,狼疮性须疮、痤疮、恶疮,外阴及其周围瘙痒糜烂症,阴道粘膜溃疡及念株菌性阴道炎、宫颈(阴茎)糜烂,枪炮伤等九类炎性 外症。对黄褐斑、蝴蝶斑也具特效。
由于该药种原系中华药苑古朽丹剂,已不适于现代外科临床应用被遗弃。因史载有殊效,为弘扬中华传统医学独特 性、充分发挥其临床治疗作用,经对制剂工艺、质量标准、药理药效研究,基础实验与临床验证,长年考察与科学改造,终将传统丹药改制成真液喷雾剂型,克服了 临床传统给药方式,简便了使用方法。

2、 制剂工艺研究

中华医学辩证施治疗效独特,传统中药剂型历史悠久。无奈其品 位不正难被现代医学所接受,尤其中药汤液一惯浑浊状态,虽有一定疗效,但杂质含量严重超标具有一定毒性,受到WHO与FDA否定与抵制,无资格纳入国际医 疗领域;为争取早日与WHO章程接轨,对中药剂型改造和改革制剂工艺已成为毋庸置疑的首要任务。
“烧敷康”喷涂剂是在丹药基础上,对组方各 味优雪药理分析。遵照《雷公炮炙赋》准则,以不同手段逐味炮炙加工,并以不同溶剂分别浸取有效成份。按照真液质量标准,分级式化学机会反应处理后,对药 兑合、塔阶渗漉、静置衍化,再渗漉调PH值、滤过、集醛灌装、灭菌,使其达到疗效可靠,质量稳定的喷雾剂型标准。
2.1该剂经物理光射实验,其 入射线、折射线与法线在同一平行线上;经光谱分析,其紫外带域之外尚剩余黑色光谱10-36μm,自身防腐性强,在无抗氧化剂配合下自身保质理论值为12 年;经稳定性实验,温度、放置时间对其澄明度、色泽、PH值、相对密度、卫生学指标无明显影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新药审批办法》的有关规定。
2.2该剂经αβγ三度空间座标真空喷雾实验,在无抛射剂协同下受气流冲击、均匀扩散悬浮14秒钟,雾化完全。 从而,一方面突破了以往中药汤液难以保质的传统浑浊剂型,另一方面解决了丹药传统给药的难题,还排除了丹药的毒副作用。

3、 质量标准研究

3.1性状:本品为棕褐色澄明液体,味苦、酸,性凉。
3.2鉴别:
3.2.1 取本品100ml,加1%氢氧化钠溶液10ml,煮沸、置冷、滤过。取滤液2ml加稀盐酸数滴使呈酸性,加乙醚10ml振摇,乙醚层显黄色。取乙醚液加氨 试液5ml振摇,乙醚层仍显黄色,氨液层显持久性樱红色。 3.2.2取本品100ml置瓷坩埚,在水浴上加热蒸干。坩埚上覆以载玻片,置石棉网上徐徐直火加热,至载玻片上呈现升华物后,取下载玻片,候冷。显微 镜下观察,有菱形针状、羽状及不规则晶体,滴加氢氧化钠试液,结晶溶解,溶液呈紫红色。
3.2.3取本品10ml置水浴上加热蒸干,加水 20ml使溶,滤过。滤液加盐酸2ml,置水浴上加热30分钟立即冷却,用乙醚20ml分2次提取,合并乙醚液蒸干,残渣加氯仿1ml使溶,作为供试品溶 液。另取大黄对照药材0.1g,加乙醇20ml浸渍1小时,滤过。取滤液5ml蒸干,残渣加水10ml、盐酸1ml,自水浴上加热30分钟起,同上制成对 照药溶液。再取大黄酸对照品,加甲酸制成每ml含1mg的溶液,作为对照品溶液。按照薄层色谱法(中国药典90年版一部附录57页)试验,吸取供试品溶液 2ml,对照药材溶液和对照品溶液各4ml,分别点于同一含羧甲基纤维素为粘合剂的硅胶H薄板上。以石油醚(30-60)-甲酸乙醚-甲酸 (15:5:1)的上层溶液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置紫外光灯(365mm)下检视。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相应位置上,显相同的五个橙色荧 光斑点,在与对照品色谱相应位置上,显相同的橙色荧光斑点,置氨气熏后,斑点变为红色。 3.2.4取本品400ml,置水浴上加热蒸干。残渣用乙醚20ml回流提取1小时,滤过蒸干,加乙醇2ml溶解,滤过,作供试品溶液。另取连翘对照药 材1g,加水20ml,加热回流1小时,滤过,滤液蒸干。残渣用乙醇20ml,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按照薄层色谱法(中国药典90年版一部附录57页) 试验,吸取上述两种溶液各10m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氯仿-甲醇(20:3)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醋酐-硫酸(20:1),105℃ 烘约10分钟,置冷,置紫外灯(365mm)下检视。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相应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荧光斑点。
3.3检查:
3.3.1本品的相对密度(中国药典90年版一部附录34页)应为0.960-0.975。
3.3.2本品的PH值(中国药典90年版一部附录40页)应为5.80-6.20。

4 、毒性抑菌研究

 “烧敷康”喷涂剂是治疗烧伤、化学性灼伤、创面感染等疾患的新型液体制剂,具有疗效显著、使用方便、病员易于护理等优点。较之现行烧伤治疗药物如SD-Ag等更具广泛的应用前景;本文对其动物有毒性作用与抑(杀)菌效能实验。
4.1材料与方法
4.1. 1“烧敷康”喷涂剂由孙长河提供。
4.1.2无菌实验醛烧敷康”喷涂剂0.1ml接种于血平板及0.5ml接种于肉汤管,37℃培养24-48h。
4.1.3急性毒性实验
① 将20只体重15-18g健康BALB/C小鼠随机分为两组,每组10只。实验组每只腹腔注射“烧敷康”1ml,对照组注射生理盐水1ml。在同等条件下喂养,连续观察10天。
② 取健康、体重18-22g小鼠10只,每只每天给予0.2ml“烧敷康”喷涂剂灌胃(相当于10.2/kg),观察10天。
③ 取3只体重1.5-2.5kg家兔,用刮面刀将其背部双侧4cm大小毛刮掉,用针头对每侧行皮肤划痕3-5道,深度以渗出组织液或出现血痕为宜。右侧用棉棒醮醛烧敷康”涂抺,左侧以自来水涂抺作对照,每日1次,连续观察。
4.1.4抑菌效能实验
 将“烧敷康”喷涂剂2ml装入9只无菌试管,以肉汤管作对照。每管依次接种金黄色葡萄球菌、绿脓杆菌、普通变形杆菌、大肠埃希氏菌、嗜麦芽假单胞菌、伤寒 杆菌、福氏1b痢疾菌、福氏2b痢疾菌、宋内氏痢疾杆菌的肉汤增菌液(18h)0.1ml,37℃培养4、8、12、18、24、48h后,划线分离于血 平板,观察细菌生长情况。 4.2结果
4.2. 1无菌实验
观察表明:无论血平板还是肉汤管均无细菌生长。
4.2. 2急性毒性实验
① 小鼠生长正常,局部无红肿、坏死,无任何不良反应;实验前后两组称重比较无明显变化。实验后经解剖与对照组检验无异样,未风内脏组织有充血、坏死等病理变化。
② 均健康生存。小鼠的行为、饮食、排泄、毛色等均无不良反应,体重称重无差变。处死一半解剖,心、肺、肝、脾、肾、胃、上腺、甲状腺、脑等组织的器官形态、 色泽均正常。测定肝脏功能(谷-丙转氨酶SGPT)、肾功能(血液中非蛋白氮N.P.N)均无明显差异(P>0.05),经病理学检验无组织学病变。
 ③ 3只家兔左侧皮肤划痕周围均有不同程度的红肿,2只发生感染,出现脓泌;而右侧皮肤第二天红肿消失,皮肤红润无感染。
4.2.3抑菌实验
 实验数据见表1。


细菌

培养时间(h)

级别
实验组
对照组


4、8、12、18、24、48
4、8、12、18、24、48

绿脓杆菌
+-----
++++++

变形杆菌
+-----
++++++

大肠埃氏菌
++----
++++++

嗜麦芽假单胞菌
++----
++++++

伤寒杆菌
+++---
++++++

福氏1b痢疾杆菌
++++--
++++++

福氏2b痢疾杆菌
++----
++++++

宋内氏痢疾杆菌
+++---
++++++

金黄色葡萄球菌
+-----
++++++



表1.抑菌实验数据
注:(+)有菌生长(-)无菌生长(参见实验照片)


4.3讨论
 “烧敷康”喷涂剂系用天然植物药制剂。由于采用了特定条件的制剂工艺,制成澄清透明的溶液状态,突破了以往治疗烧伤的油膏或混悬液的制剂形式,临床使用方面更为简便、先进。
本实验证实:该剂使用安全,无毒副作用,在24h之内即将上述9种常见致病菌杀死,因此,能起到有效地保护创面的作用。

5 、抑菌对比研究

“烧敷康”、氟哌酸银、磺胺嘧碇银对烧伤创面细菌效果的观察。
“烧敷康”具有良好的抑菌效果,属复方中药抗生素外用喷雾剂,对烧伤、化学性灼伤、创伤感染、伤口久不愈合等创面具有独特的治疗作用。为了解其抑菌能力,现将与传统药物氟哌酸银、磺胺嘧啶银作抑菌对比实验。
5.1材料与方法
5.1.1药物
氟哌酸银霜剂:浓度0.1%
磺胺嘧碇银霜剂:浓度2%
 “烧敷康”喷涂剂:由孙长河、关绪贞夫妇研制和提供
5.1.2药物吸附
选择5mm结构臻密的海棉,制成直径6mm圆片,洗净、烘干,75%酒精浸泡,无菌蒸馏水反复洗涤,再烘干,高压灭菌。
将氟哌酸银霜剂、磺胺嘧碇银霜剂分别放入无菌容器中,隔水加热溶为液体为止迅速取出,连同“烧敷康”喷涂剂,用微量吸管分别准确的吸取40μm药液,加入各自平皿中均匀吸附于海绵,而对照组海绵不加药物。
5.1.3抑菌实验
 实验采用的5种菌株均来自烧伤创面所分泌的纯菌种。每种菌20株,共100株。实验中分别将5种细菌接种到2ml营养肉汤中,增菌4-6小时,制成 Mcfarland 0.5号浊度的菌悬液,每ml约含菌1.5亿。用无菌棉签醮取菌液于管壁,将剩余液去掉,在琼脂表面均匀涂抺3次,每次旋转60°,最后绕平板边缘一周。 待其干燥后用无菌镊子贴上吸附药物的海绵片,置35℃孵箱培育24h取出,准确测量抑菌直径。
5.2结果
每种药物对各种细菌抑菌实验共做20次,3种药物分别对5种细菌抑菌实验的结果见表2 
(n=20, x±smm)


药物金黄色葡萄球菌绿色假单胞菌大肠埃希氏菌普通变形核杆菌肺克雷伯氏菌
“烧敷康”喷涂剂18.32±3.4715.67±2.7816.73±1.9718.76±1.6314.58±1.83
0.1%氟哌酸银霜剂14.57±2.4113.43±4.7314.03±1.5212.12±2.1311.26±2.47
2%磺胺嘧碇银霜剂10.76±1.627.88±2.817.56±0.748.03±1.956.83±0.92
对照6.00±06.00±06.00±06.00±06.00±0


表2.抑菌对比实验结果




实验表明,“烧敷康”喷涂剂对所列5种细菌均有较强的抗菌功能,抑菌范围平均值在14.58-18.76之间,抑菌效果均优于现行烧伤治疗药物氟哌酸银霜剂,比磺胺嘧碇银的抑菌能力更强(参见对比实验照片)。
5.3讨论
 由烧伤局部感染引起的脓毒血症、败血症是致烧伤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防治烧伤感染局部应用抗菌药具有临床重要价值,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依赖SD-Ag。以天 然植物为原料的“烧敷康”作为治疗烧伤的一种外用局涂抗菌素喷涂剂,不仅使用方法简便、易于护理,而且,比起以化学物质为原料的化合药物SD-Ag更为适 宜。本实验表明,“烧敷康”喷涂剂对烧伤创面感染的菌株有很强的抑、杀菌作用,从而能够有效地保护创面,促进伤口愈合。
(致谢:急性毒性及抑菌实验由山东省医学科学院副院长贺迎昌研究员帮助,基础部苏兆玉研究员、王铎副研究员、山东医科大学甄娟兰教授代为测定,深表感谢)


6 、药效稳定性研究

药物的稳定性是药品的重要评价指标之一,是核定新药有效期的主要依据。为进一步了解“烧敷康”喷涂剂的药效稳定性,我们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新药审批办法》的有关规定,进行以温度、放置时间对影响“烧敷康”喷涂剂药效稳定性的有关项目检测。
6.1 温度、放置时间对该剂性状的影响
药品剂型的性状检测方法,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新药审批办法》规定和要求进行检测。检测数据见表3


药品编号
放置前
40℃水浴1个月
常温(10-35℃)水浴1年

930308
棕褐色澄明液体
棕褐色澄明液体
棕褐色澄明液体

930313
棕褐色澄明液体
棕褐色澄明液体
棕褐色澄明液体

930318
棕褐色澄明液体
棕褐色澄明液体
棕褐色澄明液体



表3.“烧敷康”喷涂剂性状检测实验


实验结果:温度、放置时间对该剂性状无明显影响。剂型性状稳定。
6.2温度、放置时间对该剂PH值的影响
药品PH值的测定方法,按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1990年版一部PH值测定方法进行检测。检测数据见表4


药品编号
放置前
40℃水浴1个月
常温(10-35℃)水浴1年

930308
5.82
5.81
5.82

930313
5.89
5.91
5.89

930318
5.87
5.89
5.89



表4.“烧敷康”喷涂剂PH值测定数据


实验结果:温度、放置时间对该剂PH值无明显影响。溶液的溶解度稳定。
6.3温度、放置时间对该剂纯度的影响
药品相对密度的测定方法,按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1990年版一部比重计法进行检测。检测数据见表5


药品编号
放置前
40℃水浴1个月
常温(10-35℃)水浴1年

930308
0.9747
0.9750
0.9749

930313
0.9751
0.9748
0.9748

930318
0.9749
0.9748
0.9749



表5.“烧敷康”喷涂剂密度测定数据


实验结果:温度、放置时间对该剂相对密度无明显影响。制剂纯度稳定。
6.4温度、放置时间对该剂卫生学检验项目的影响
药品卫生学测定方法,按中华人民共和国《药检法》常规检测。检测数据见表6


药品编号
放置
前
细菌
总数(个/ml)
常温(10-35℃)
1年
细菌
总数(个/ml)


细菌
霉菌
绿脓菌
金葡萄
细菌
霉菌
绿脓菌
金葡萄

930308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930313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930318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表6.“烧敷康”喷涂剂卫生学测定实验


实验结果:温度、放置时间对该剂卫生学指标均无明显影响。药效稳定。
上述实验表明:温度、放置时间对该剂的剂型性状、PH值、纯度、卫生学等均无明显影响。该剂质量标准、药效稳定,符合《新药审批办法》的有关规定。
(致谢:药效稳定性实验,由山东省卫生防疫站刘仲劭药师代为测定,深表感谢)

7 、疗效观察研究

“烧敷康”喷涂剂治疗烧伤406例应用体会
“烧敷康”喷涂剂系孙长河、关绪贞三十余年不懈探索,运用新的制剂工艺,采用中药精制的治疗烧伤、疮疡的外用液体药剂。经临床406例观察疗效,总结于下(参见临床照片):
7.1临床资料
7.1.1一般情况
性别:男318例,女88例;
年龄:1岁8月-73岁,平均31.6岁;
致伤原因:火焰烧伤147例
油烫伤19例
沸水烫伤142例
冶铁烫伤11例
化学性灼伤87例;
烧伤部位:头面部76例
颈部91例
胸部48例
腹部52例
背部74例
上肢163例
下肢302例
手104例
脚212例
会阴部16例,共计1138处交叉烧伤;
烧伤面积:0.6-92%,平均16.1%;
烧伤深度:浅Ⅱ°401例,646处
深Ⅱ°362例,713处
Ⅲ°12例,18处(其中混血人种烧伤患者1人)
烧伤面积及烧伤深度统计数据分别见表7和表8


伤情
烧伤面积(%)
例数

轻度
0~10
317

中度
11~30
64

重度
31~50
23

特重度
>50
2



表7.烧伤面积统计表

深度
最大面积(%)
最小面积(%)
平均面积(%)

浅Ⅱ°
39
3
18.3

深Ⅱ°
46
11.5
21.6

Ⅲ°
28
0.8
1.4



表8.烧伤深度统计表


 伤后接受本剂治疗的入院时间为4小时-68天,平均2.4天。其中93例经油膏药治疗发生感染,对病情较重者52例进行细菌培养,查出金黄色葡萄球菌32 例,大肠杆菌11例,绿脓杆菌17例,7例培养出两种以上细菌。入院时11人形成残余创面,9人在手术后刀口不愈合,4人冻伤后创面感染,6人为(Y-K 分级法Ⅱ-Ⅲ级)感染性褥疮。体温38℃以上者41人,发生休克者2人,有过敏史者16人,血白细胞在1.5×109/1以上者8人,混血人种1人。
7.1.2 使用方法
 所有病例采用“烧敷康”治疗,辅以抗生素及输液支持疗法。首先对创面严格清创,对原敷油膏药用松节油擦除干净,用0.1%新洁尔灭清洗,无菌干纱布醮干创 面,然后采以“烧敷康”喷涂敷药•暴露疗法及对焦痂创面、残余创面以“烧敷康”纱布贴敷创面,再用绷带加压包扎。隔日换药,直至痊愈。
7.2结果
7.2.1 抗感染情况 406例经“烧敷康”喷涂剂治疗,创面感染发生率明显降低;对已感染创面有显著的抑制作用,创面分泌物明显减少。用药前52例细菌培养阳性者用药后创面分 泌物再培养,结果均为阴性。非暴露部位创面如背部、臀部、腋窝、会阴等细菌易于繁殖、感染,而所有病例用“烧敷康”后分泌物培养均为阴性。 7.2.2镇痛作用烧伤Ⅰ°、浅Ⅱ°创面疼痛剧烈,SD-Ag、油膏类药均无明显镇痛效果,需辅以麻醉剂镇痛,医务人员在用药过程中均有发生成瘾性的 疑虑。临床使用本药时,对创面产生一过性致痛现象,疼痛定量标准一般在37s之内,符合WHO可耐性疼痛指数。持维约30秒随即反馈性抑制,产生持维性强 的镇痛作用,其镇痛效果相当吗啡的62%而无吗啡的副作用,是本剂一大特性。
7.2.3止痒作用患者在创面愈合过程中,出现奇痒不适的感觉。用“烧敷康”喷涂剂治疗,普遍反映止痒效果良好,愈后无骚痒后遗症。
7.2.4 创面愈合情况 406例患者应用“烧敷康”喷涂剂与SD-Ag、油膏类药治疗相比较,创面愈合时间显著短(见表9),愈后8个月复查未见增生性瘢痕。深度烧伤焦痂创面 18处清创后,多层纱布浸药贴敷加压包扎治疗,七天左右溶脱,露出新鲜创面,再行喷涂敷药暴露疗法,约七天左右逐渐痊愈。临床形成残余创面的原因较为复 杂,传统疗法一直未能攻克这一国际性难题,11例残余创面改用“烧敷康”喷涂剂,采取喷涂敷药暴露疗法或包扎治疗,约七天左右均取得治愈效果。


伤度
例次
用药(%)
平均愈合时间(d)

浅Ⅱ°
646
3.0~39
18.3

深Ⅱ°
713
11.5~46
22.6

Ⅲ°
18
0.6~3.8
19.1

残余创面
11
0.5~1.0
7.8



表9.“烧敷康”治愈时间统计值


7.3讨论
 目前治疗烧伤药物不下十几种,但均存在一定的缺点和局限性。“烧敷康”喷涂剂自1959年研制至1964年定形,是目前烧伤临床中唯一的真液制剂。具有增 强局部抗感染、镇痛、无痒、促进愈合、治疗周期短、新愈皮层结构完整、无增生性瘢痕继发、关节功能恢复良好,给药方法简便易于掌握、易护理,对环境条件要 求不高等特点。经406例临床验证,优于现行常用的其它药物。
(致谢:临床验证由济军90医院苑正太教授,山东省立医院付洪滨、任卫国、王明 清等教授,山大医院尹仲鲁教授,济南市中心医院徐禾介、李绪昆教授,北京协和医院赵学敏教授,北军304医院郭振荣教授,济军高等医学专科学校成守悦教 授,济南市立三院张合林主任医师,济南市立四院孙玉生主任,台北医院王政四、梁建民博士,夏威夷烧伤中心陈少华博士,香港慈惠医院陈易先医师,日本仙台医 院川越久保博士,中国赴中东医疗队程新林、刘文君医师等代为临床总结,深表感谢)


8 临床方法研究

自1782年犹太学者凯丁博士发明了“封闭式切痂植皮疗法”后,形成了近代烧伤临床传统疗法。该疗法挽救了无数重烧伤患者的生命,但又因遗有瘢痕而痛苦终生。这一遗症成了烧伤界急需攻克的目标。
“烧敷康”喷涂剂使用方法简便,对不同类别创面既能施行“喷涂敷药暴露治疗”,又能以无菌纱布醮药贴敷治疗或再加垫层包扎治疗。
经临床方法对比研究,经验认为:随着医学科学的进步发展,对烧伤临床施行“暴露式疗法”疗效显著,将是临床应用的必然趋势和研究方向,而能施行该疗法的药物必须应有下述9项科学医措,这是正确施行该疗法的首要条件
① 给药简便,敷药均匀
② 亲脂性强(亲脂系数≥1),附着完全
③ 迅速止痛而持恒
④ 成膜性强,具通透性
⑤ 抑制渗液而护痂
⑥ 抑制感染
⑦ 能供临床宏观观察及前瞻性监测
⑧ 促进愈合,抑制挛缩增生
⑨ 愈合过程不骚痒
“烧敷康”喷涂剂已经具备了这些条件,较能完善地施行“喷涂敷药暴露疗法”,为条件较差的医疗机构、尤其战地临床提供了良好的治疗条件。相信将会大大推动烧伤医疗技术发展并使烧伤医疗走向一个新的历程。(附山大医院临床报告供参考)
 “烧敷康”喷涂剂施行“喷涂敷药暴露疗法”用药量较少,10%创面控制在3-5ml,日喷3-5次,一般24h之内抑制渗液而护痂,创面护痂时需适当减少 喷药次数与药量,以免护痂增厚影响自行脱痂;另外,对大面积烧伤创面,临床中按顺序分片式喷涂治疗以减轻患者痛苦;对形成大水泡的烧伤创面,对水泡行低位 引流并保持水泡皮层,再喷敷治疗;临床中配合支持疗法则疗效更佳;在不具备清创条件的环境(如战畅火畅边远山林等)单独使用“烧敷康”喷涂剂对原始创 面直接喷药,暴露护理,可有效地保护创面、预防感染,然后再迁送医院治疗,能获得满意的抢救效果,可极大地挽救伤者性命。以上方法研究谨作倡议,其更佳方 法还有待于外科烧伤界同仁、专家、学者进一步临床探索。

9 、综述

 目前,医疗界治疗烧伤药物主要有SD-Ag(美国鲍克斯博士发明,自问世以来一直统领世界烧伤领域)及各类油膏药。这些药物的不足。
一是不促进愈合,治疗、愈合周期长;
二是适应范围些SD-Ag适用Ⅲ°烧伤创面;油膏适于小面积浅度烧伤;
三是临床中无法直观性宏观观察和前瞻性症状监测,不易准确控制伤情变化;
四是SD-Ag价格昂贵,使患者经济负担超重;而油膏不抑菌、杀菌,易感染;
五是不易使用和护理。油膏使用难度大,需在病体上大量涂抺,加重了摩擦创面疼痛还污染环境与医疗器具,使病房空气臭浊,增加了护理难度;
六是易产生后遗症。油膏类药物易发生油渍继损伤危害,直接损害角朊细胞和腱鞘组织,后遗症深沉;
另外,我国采用中药浑浊液制剂治疗烧伤,其危害隐惑而深重,无临床应用的价值。

“烧敷康”喷涂剂经临床研究及实验室所取得的科学数据表明
① 临床中“烧敷康”喷涂剂治疗烧伤无“残余创面”遗留,对用其它药物治疗后期的“残余创面”具有治愈的独特效果(参见临床病历、照片)。
② 促进愈合后新愈上皮角质化。经组织学观察,“烧敷康”喷涂剂具有保护创面,促进增殖性纤维素浸润血白细胞活跃,使上皮角朊细胞再生、编网、修复创面的功能,从而新愈上皮结构完善,排除了创面愈后“增生性瘢痕”继发和关节功能受累的遗害。
③ 解决了创面敷药后对烧伤组织不能直观性宏观观察和症状前瞻性监测的弊端。临床中施行“暴露式疗法”能使医护人员极为清晰地随时观察,便于掌握可靠指标以免发生医疗事故,并对研究烧伤创面的愈合规律具有重要意义。
④ 具有溶痂与护痂双重性
Ⅰ、溶痂性
经动物实验,对深度烧伤焦痂皮层有明显的酶促转化软坚作用,促使焦痂吸收创位积液而膨胀软化,形成海绵状泛起皱折自行脱离创面,露出新鲜组织继续治疗,迅速护痂(结痂)、愈合、脱痂。
Ⅱ、护痂性
对非焦痂烧伤创面敷药后,使渗液中红细胞蛋白酶活性代谢迅速脱脂、消肿、凝固成不再散开的聚合痂膜,对破损毛细血管形成屏障隔离,使渗血先期抑制结成环层护痂,保护创面在痂下愈合,护痂快,由外周自行脱痂也快。是迄今唯一具有护痂性又能自行脱痂的最佳制剂。
⑤ 抑菌、杀菌,抑制感染。微生物实验表明:对金黄色葡萄球菌、铜绿假单胞菌、大肠埃希氏菌、嗜麦芽假单胞菌、β-链球菌、表皮葡萄球菌及白色念株菌、克柔氏念株菌等菌种具有强抑、杀作用和抑制感染作用。
⑥ 促进创面愈合,抑制螺旋体纤维素挛缩增生。定格培养分析表明:具有促进组织细胞均匀核裂变再生功能,从而抑制螺旋体纤维漫分泌对创面组织产生乱向牵拉,导 致愈后创位挛缩、结肌僵硬无弹性及新愈皮层暴脆、痒而易破的后果,避免了继发增生性瘢痕后再也无法恢“肤”的遗害。
⑦ 止痛效果迅速、稳恒。在无麻醉剂协同下产生迅速、稳恒镇痛效果的机理,经动物电位差激痛实验表明:系严遵“綮藉瞬熙之微痛镇慑弛喂之重痛”中医理论,结合 神经药理学与临床神经逆行激化原理的神经传导镇痛规律,以现代医学定性、定量瞬间可耐性疼痛,导致痛觉神经兴奋与抑制转化、传导的一避一趋,形成巨大反差 而调动生理镇痛机能,迅获抑制剧痛效果,揭示了“烧敷康”喷涂剂以“痛负反扩调节镇痛机制的辩证原理。 “烧敷康”喷涂剂对新鲜的破损创面第一次敷药时,可引起一过性疼痛,致痛定量标准符合WHO可耐性疼痛指数ν=50s之内(“烧敷康”为ν=37s之 内),准确测时t=32秒。这不仅激发创面微循环活跃,使已受损而尚有活性处于麻痹状态的组织细胞迅速成活,还避免了这部份细胞变性坏死而液化,起到促进 创面愈合的作用。
⑧ 适用范围广。除烧伤医疗外,凡属外科炎性、渗液型的破溃创面、术后创面均适于临床应用,也是家庭常备药物。
⑨ 临床中,创面愈合过程中无骚痒不适反应,愈后无骚痒后遗症。 ⑩ 临床中,使用方法简便,不受环境条件限制;不油污、无污染,易护理;炎热季节和地区临床使用尤为适宜,安全可靠。 ⑪ 自用于外科临床以来,以“烧敷康”喷涂剂治疗烧伤、外伤感染、疮疡无数例(有记录者已逾万例),均收到理想的疗效。系一项理想的、新颖的药物和临床疗法, 具有临床应用价值和推广意义。

山东长河古典医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101976号-1

地址: 山东省济南市明湖西路1146号   邮编: 250001
电话: 0531-67881948 13153030278   传真: 0531-67881948
E-mail: sdchgd@126.com             QQ:563891510